我們的青春過的太懶散

u=1614642998,910486980&fm=21&gp=0.jpg

從迎春花綻放第一朵金黃的小花開始,各種花兒都趕趟兒似的爭奇鬥豔。薔薇花卻不急不忙,在默默地發芽引蔓長葉,不知不覺中爬滿了牆壁,佈滿了廊亭。當春花落紅百花凋零之時,在牆角、在院落,在整個春天裏撐起片片綠蔭並不為人注意的薔薇花,這才“不搖香已亂,無風花自飛。”,默默地綻放著自己的美麗與芬芳。


小城人就與同這姍姍來遲卻開得隆重又熱烈,絢麗而爛漫的薔薇花。小城人的先輩們,省掉自己的最後一口煎餅,支持子弟兵趕跑了可惡的侵略者;放下“老婆孩子熱炕頭”,用獨輪車“推”來了新中國。他們並不居功自傲,在那張一窮二白的白紙上,用那長滿老繭的大手,辛勤的描繪著。他們的名字並不為人所知,他們的身影早已湮沒在歷史的煙雲中,但他們所創造的功績將永彪史冊……


“薔薇花盡薰風起,綠葉空隨滿架藤。”薔薇花一年一次的花期,雖只有短暫的月餘,卻開得浪漫絢麗。花期過了,沒有了花瓣和香氣,仍留下了一片蔥綠。小城的後人依然堅守著薔薇花這份敦厚與寧靜,從容與淡定,潔白與美麗,堅韌與崇高。這座在中國革命歷史座標上閃爍過光彩小城的明天,定會如白居易在《薔薇正開春酒初熟》一詩中所雲:“明日早花應更好,心期同醉卯時杯。”是桃花惹醉了我,還是我把桃花看醉?是桃花給了這世界美麗,還是這世界給了桃花歸屬地?


清清風並柳芽新,一絲又一絲,一股又一股。清純而帶些孩童氣息的清晨,總給人可親的衝動。點著斑斕的朝陽,早早的把這世界喚醒,芬芳便油然而生。


晨光撕破了窗簾,偷偷的爬在每個沉睡著的人的臉上。當我睜開眼睛,有著一絲的刺眼,但更多的卻是來自心底的溫暖。


我們順從了這光明的召喚,懶懶的從被窩裏爬出來。如此斑斕的世界,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作任何停留。我們邀了春風,乘著我青春號飛船,去往春暖花開的地方。


清晨是帶著微微涼意的,也許只是因為穿的比較單薄而已。出了門,是牽著喜悅的,一路風清,顯得格外的舒適。心是平靜的,亦是激動的。平靜是因為這世界本就清純,激動是因為我們正值青春年少。


走在間雜白色條紋的柏油馬路旁,看著來回穿梭著的各色車輛,再看看人行道上聽著音樂跑步的年邁老人。我想。就在那一瞬間,似乎感覺老人們的心是如此的年輕,如此的充滿活力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