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歌聲中一任思緒自由飛翔

u=1850130752,1039388907&fm=21&gp=0.jpg有人說獨處的日子就如和尚坐禪般的寂寞難耐,熟不知,禪心,卻是一份淡定,幾許飛揚。在看似繁忙、喧嘩的日子中,想獨處,能獨處卻更加顯得難能可貴。因為獨處的時候,自己才是真實的自己,才能慢慢解讀僅屬於自己的心靈。

獨處時,可以一卷在手,或高聲朗讀,或細語呢喃,或將自己恣意化作卷中人,隨意的做自己的春秋大夢;獨處時,可以放一首符合自己心情的歌,,想到開心處時可以肆無顧忌的放聲大笑,想到傷心處時可以旁若無人的淚滿衣襟。那是怎樣的一種意境啊,光是看看天結構性產品上的雲卷雲舒,樹上的枯葉飄零,聽風觀雨……,呆呆的凝望、靜靜的聆聽,就已是一種意境了。渾然間自己的整個魂兒都已溶入了大自然,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驀然回首,仿佛得以重生,感觸頗多,卻又有了“欲說還休、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”的無奈……

讓自己的心靈獨處,讓經過獨處後的心靈得以淨化,查看一下自己的骨子裏滲進了些什麼,又想要滲出些什麼,定奪一下自己想要深守的是什麼和將要摒棄的又是些什麼……。


昨夜,我做了一個夢,一個很不好的夢……,我夢見媽媽離開我了,是永遠的離開了。在夢裏,我象一個無助的孩子,拼命的哭喊,拼命的奔跑,想要再次拉住媽媽的手,甚至比父親離世時的那種痛心的感覺來得更強烈。終於,哭醒了,醒來時已是淚流滿面,坐在床上,思緒萬千,那種感覺真是不言而喻,真的只是夢嗎?不相信似的用手揪了一下自己,真疼,太好了,原來真的只是一個夢…。。。。

原本打算利用休息時間約上三五個狐朋狗友到處走走,看看,可經過這一場夢後,完全沒了這種心思。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,我要回家,回家看媽媽,回家陪媽媽。畢竟媽媽今年已是78歲的高齡的老人,可以說我能陪媽媽的時間也是為數不多了。回想起這麼多年來我陪媽媽的時間,確實少得可憐,真是愧疚萬分。自從我18歲離開家,上學、工作,至今已20多年,因為我工作的地方距離我的家鄉有大約四、五個小時的車程,所以除了每年過年時回家外,象“五。一”、“國慶”長假,基本上不是外出遊玩,就是在自己的小家休息。也曾想過詩琳回家看看媽媽,但一想到媽媽的身體很好,有的是時間,因此也就沒怎麼回去了。就這樣,年複一年,不經意間才發現媽媽已是滿頭白發了。不是這場夢驚醒了我,也許我還沒發現,原來媽媽已經到了等不起的年齡了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