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的柳絮鞭打著我的心傷

  在這寂靜的夜,那哭聲終於停止了。      早上的她,從被窩偷偷的爬出,紅腫的雙眼出賣了她的狼狽。那被淚水浸濕的床鋪,依舊未幹...... 不知是何原因,從第一次接到她的電話,我的心中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隨著同電話次數的增多,這種感覺愈演愈烈,以至於貿然隻身前往她所在的城市。     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啦,竟然做出這樣的決定,那天匆匆而向單位請了四天假,帶上一個黑色食品袋…

続きを読む